Windows Phone 7耳目一新

界面设计让人耳目一新,酷,不一样的界面设计可能是微软在手机操作系统中能够打开市场的利器。

将 Zune HD 上的界面设计延伸到 Windows Phone 7 上是众望所归,两个操作视频(12),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会觉得太异样了,尤其是和以前的 Windows Mobile 相比较,比如和2年前披露的 Windows Mobile 7 比较,和 Android 或者 Maemo 比较。很容易让人联系起 Wolff Olines(为伦敦2012奥运会、Aol.、NYC 做新品牌识别设计的公司,他们这些充满争议的设计让我对品牌识别设计有了新的认识),因为 Windows Phone 7 有很强的视觉设计冲击,在小屏幕上占据空间的大字体和空白处,溢出及渗入的视觉元素,大胆的块面分割……虽然把它当作单纯的平面设计看是显得非常保守的,但这种应用在手机界面上的突破足以让人激动。

这些带给我们视觉冲击的并非只是为了追求“不一样”而作的元素设计,它背后有逻辑支撑,比如渗入溢出就像上图所示,通过不同界面之间的连续性在小屏幕上获得更宽阔的体验。Albert Shum,微软“移动体验设计”的主管,此前在 Nike 做了12年的设计工作,在接受采访时说到,Windows Phone 7 界面设计的目标是让用户和 Windows 智能手机在情感上(emotion) 连接在一起,让其更具个性化。

起始界面叫做“Start Experience”:

iPhone 的起始页面是图片网格排列式,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正统的,短信、日历、照片、地图、自定义的应用等都给了直接的入口,短信邮件之类会有气泡提示。原版 Android 也是类似以图标排列为主,只不过并不是像九宫格那样1234地排列,留空或许为了让触摸操作更放心,除此之外还多了搜索。Maemo则是将图标放大成了 widgets ,排列也非正规。上图所示的 Motorola CLIQ 是基于 Android 的一个新界面设计 MOTOBLUR ,Nokia N97 则是 Symbian,两者看上去和 Windows Phone 7 相似,因为不再是图标的排列,但它们的框架仍很传统,只不过综合了图标和 widgets,而且信息量很繁杂。

Windows Phone 7 不再使用图标概念,让我们跟“圆角、阴影、渐变、光泽”说拜拜吧。它们被称为“live tiles”(实时块),与在线数据相连实时更新。WP7 与其他不同的是,它不再诉诸于功能而是内容,我们以前说过人们已经从工具的消费转向内容的消费,再看看那些热门的创新应用,比如 Flickr,Youtube,Twitter 对于用户来说无一不是把内容放在前台。WP7 将这些内容集成为一个个中继(Hubs),随时可以在起始页看到内容更新,进入则可详细了解。

不一样

自 iPhone 公布以来,智能手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后来者必须面对 “iPhone 的存在”这个巨大的现实,无论本意是怎样是顺着 iPhone 还是远离 iPhone,那么“不一样”这一点就变得非常重要,我们在Windows Phone 7 的主页上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一部不一样的手机”。

iPhone 就在那里,人们也不会满足于一个产品,所以要做出“不一样”看上去是一件不是太难的事。Google 有着非常强大的应用研发能力,在 Android 上我们能够不断看到在 iPhone 在它的 App Store 中不能获取的应用,iPhone 上的 Maps 就是和 Google 合作开发的,而 iPhone 上的 MobileMe 鲜有人一直提起,所以 Android 可以在功能层面上去追求“不一样”。 如果无法在功能开发上去面对 iPhone,那么在设计上也是很容易的,就像 iPhone 的图标很大,那么 Android 2.1 就可以将图标做的小一点,并且平面化一点,少一些光泽立体感材质感。iPhone 的交互界面偏向功能主义,那么 Palm Pre 可以在视觉上作区分,比如卡片式的。……就像“人家做的是方的,你就做个圆的呗”。

人们会很容易被这种“不一样”,甚至是一个很小的细节设计所吸引,从而对这个产品建立起独特的印象,比如 WP7 上进入起始页面时左上角的指示箭头从“实时块”后方走向前台的小动画就很能吸引人,包括界面中的动画效果,因它能够丰富视觉。iPhone 已经上市也已快三年,而它的界面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也许人们不会说厌倦了,但是新鲜感已经丧失,此时如果能提供突破性的新界面设计,用户将会投注更多的注意力。而智能手机的界面设计从理论上说“iPhone 模式是唯一的”或者“iPhone 模式是最好的”是不成立的,对于后继者选择顺着 iPhone 的路子进行还是远离 iPhone 的路子,关系到机会和风险的权衡。

WP7 的界面是后继者之中最具独特性的,最远离 iPhone 的,也就是最容易从中显现而出的。如果对比 WP7 和 iPhone,你会觉得那个更“艺术”呢?大众通常“艺术”这个词是与 Apple 相连的。WP7 不只是独特,而且还很“过分”,比如将字体放到如此之大,难道就因为一部《Helvetica》纪录片人们就更喜欢字体了?还有不加修饰,不加 Polish 的直白页面设计……

“不一样”并不简单

无论怎样的设计,改良的还是革命性的,都是在权衡之下产生的。

看着 WP7 的起始页或者其他页面,会觉得“这浪费了多少的空间啊”,而且手机的小屏幕是寸土寸金,为了追求这个“不一样”有必要吗?“必要”通常是我们在考虑“可以不可以”之后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不一样”的新鲜感是否可以持续从而转化为一种可持久的体验。撇开图标撇开按钮的界面怎样让人们知道操作,强调视觉化的设计怎样让信息有效的传达……这是是需要对内比如功能所要作的权衡和协调。

WP7 起始页引入了“live tiles”,很好了协调了因为追求“不一样”的视觉体验而留出空白带来的功能上的问题,是否有新的信息、电话或者有新的状态更新,可以扫一眼就看到,从现在的设计看,这些“live tiles”的一些动画还有点单调烦闷,比如头像一上一下,如果喜欢这样带有点低技电子风格的到无所谓。

更重要的是需要和外部的协调,那就是用户。用户能够和创造者一样喜欢里面的创新设计吗?有时创造者会陷入自己的创新死胡同,自己看是怎样都好,但是用户不领情,有时用户在初次见到比如媒体介绍的时候都会很喜欢,但最后会被现实浇灭。

这类进入创造者自我的创新死胡同的例子很多,比如 Google Wave,另外微软的 Courier 数字日记本看上去也是类似,人们都会赞叹其创新,但很难预计这种创新进入现实进入大众的情形,比如将书本或者日记本的概念应用的平板电脑是一个创新,而且一些很炫的花样细节设计很容易鼓动人,比如 Palm Pre 从屏幕下方朝上拖的操作,但是日常化之后呢,为什么要把电脑做成书呢?当然,如果只是一个并非针对大众产品就另当别论了。

在这一点做的最好的就是 Apple,我们在UNIVERSAL/普遍一文中也说到过,UNIVERSAL 有时我们可以称之为“标准的”,在那篇文章中我们用 iPhone 的解锁设计来说明,即是说如果 iPhone 当时不采用这个设计,必定会被后来者设计而出,即 inevitable 必然的不可避免的,所以 UNIVERSAL 可以称是面向大众最佳的最直接并且必然的设计,既然是最佳那不就是“唯一”吗?在这的“唯一”是这里一贯说的“其中唯一”,那么就看怎么定义这个“其中”。形象一点,我们可以将创造和使用(创造者和用户)视为两个点,而这两个点是呈入星云或者电子云一样的混沌状的,但是如果我们以宏观的角度来看,那么这两个点是凝聚的点,那么从 A 到 B 最直接的就是直线,Apple 的设计就是走这一条直线,那么规范这条直线的就是关系的内在逻辑,在这里可以包括产品的功能、人机交互的原则、信息传达的原理等等,所以,iPhone 的设计看上去是具有标准气息的,网上有很多文章分析为什么 iPhone 的设计最好,比如同一页面不会出现两个相同功能的操作等等,比如这一片 Edward Tufte 的分析。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几乎所有的产品类别中看到,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身边总是有“标准的”“唯一的”东西,因为我们处在同一个“其中”之中。

但是,条条马路通罗马,从 A 到 B 不只是一条路,而且这个关系体是混沌的,也就是说其中的“唯一”是基于不同的视角的,当我们处在不同的“其中”之中的时候,就可以出现不同的“唯一”。所以,如果将自己纳入到 iPhone 的那个视角中,那么追求“不一样”的结果将是围绕着 iPhone 的那条直线获取曲线路径的。那么要去的自己的“唯一”,就需要建立另外一个视角,在自己的视角中去找到那条直线。

WP7 的“不一样”有它的一些基础,比如上面说的内容来代替功能,最重要的是将 people 独立出来,整合进其他应用之中的信息,而 Android
虽然也强调联系人的信息整合,但是它还是叫“联系人”。

我们说可以去找各自视角中的“唯一”,但是有些逻辑是重合而统一的,比如人机的原则,以及受制于更大范围的比如科技生产力等的制约,面向同一个消费群体也会是重合的,那么所以 WP7 和 iPhone 仍然可以比较,只不过各自的诉求不同。我们可以将 iPhone 比作是“正道”,而 WP7 则是“邪道”。如果我们以正邪之分来看其他产品,发现绝大部分的产品都是“正道”在先在引领江湖并加强自己的标准地位,而“邪道”则是补充和丰富选择以及去细分市场,也有从“邪道”转为“正道”的,Apple 就是,在 iPod 兴起之前,尤其是我们以前说的“浪漫主义”时代,诸如第一代 iMac 和 iBook 时期,它更多的是和“时尚”联系在一起,而现在人们都以为用 Mac 才 Geek。

在 iPhone 存在的前提下,WP7 找到了一条它自己很好的路径,即找到了它的“不一样”。只是“不一样”是不够的,还需要酷。

cool,酷

在人们的潜意识中,会将酷和“耍 Pose” 联系起来,也就是不够“正道”。“耍 Pose”确实很重要,因为它能够很好的将“不一样”给传达出来,尤其是在人们普遍认同并赞扬已存在的“正道”拥有者的时候,比如 WP7 诞生已经有了 iPhone 等。那么 WP7 靠什么来“耍 Pose”?,比如它的视觉设计部分,一些离经叛道的刻意作为,比如大字体,留空白,渗入溢出,全景式的界面等。如果本来是一个老实人而来“耍 Pose”,那么人们会讨厌这种装腔作势,只有发自内心的自由舒畅的表达才可以将“酷”展现给大众,WP7 一方面从自身逻辑上有支撑,另一方面执行的彻底和出色让这种“酷”很自然的流露出来,即我们通常说的自内而外的“酷”。

作为姗姗来迟者,“酷”只是开始,但不足够,它需要在和大众交流中完整并凝聚自己,将进入的世界综合着理性和感性,在若即若离的假设与未来关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WP7 将在假期发售,至于哪个假期未看到有定论的,希望到时可以看到更加完善的 Windows Phone 7。

windows宣传视频



为您推荐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提醒
avatar
wpDiscuz